新聞資訊
“中”是華夏民族的思想靈魂和創世根基
作者:舜耕教育     发布时间:2018-10-17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中華文化源遠流長、燦爛輝煌。在5000多年文明發展中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積澱著中華民族最深沈的精神追求,代表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的豐厚滋養,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植根的文化沃土,是當代中國發展的突出優勢,對延續和發展中華文明、促進人類文明進步,發揮著重要作用。
 
文化是民族的血脈,是人民的精神家園。這個“血脈”就是“中”文化;這個“精神家園”就是上古華夏先民運用“中”文化創建的氏族“中央邦國”,即“中國”。
 
“中”,是河南人的口頭禅,也是上古中州位置的象征。
 
對于中華民族來說,“中”還有著特殊的曆史文化內涵。它不僅僅是中國人在思想文化方面的象形世界觀,也是中國人在建設民族家園方面的創世實踐觀。
 
但是,近代、現代中國的不少哲學、曆史和文化大家們,往往片面強調“中”在中國思想文化方面的理論意義,而極少去談“中”在華夏先民創世過程的社會實踐意義和天象地理方位的客觀存在,更忌諱或否定古人對“天象”、“天理”、“天道”、“天命”、“天中”等自然之“天”屬性、規律所作的系統、客觀和科學論述。因而,導致中國在近代、現代哲學思想、曆史文化研究和認知方面,出現了一些背離古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屬性、規律的主觀、唯心曲解,也導致近代、現代唯物辯證觀理論基礎與社會科學實踐中,出現了一些的兩相背離的現象發生。
 
究其發生的原因,大致有三:
 
一是不知道、或不承認上古時期“中”文化思想理論與華夏民族創世實踐之間存在的統一性;
 
二是找不到上古時期華夏先民、先祖最早居住、生活、創造人文世界“中”的地理方位在何處;
 
三是不知、或不敢用上古時期華夏先民、先祖創造的“中”文化理論,指導華夏曆史文明考古和中國哲學、曆史、文化方面的研究工作。在近代、現代主觀、唯心、迷信面前,華夏曆史文明和創世文化研究工作失去了辨別、判斷發展方向的能力,陷入了進退失據、無處容身的困境之中。
 
這種“三不”表現所反映的實質,就是否定上古時期太極陰陽“和合”的“中”文化,對華夏曆史文明産生、發展過程的理論指導意義。進而,否定其對華夏民族創世過程中具有的社會實踐作用。由此,導致中國曆史文化研究和認定工作在迷茫中無序摸索,甚至形成了“華夏文明西來”、“中華文明發源多元化”、“三皇五帝多中心”等背離太極陰陽“和合”文化,即“中”文化的天方夜譚,直把華夏人文始祖最早居住、建都之地和華夏曆史文明原始發源地分割地七零八落,華夏兒女、炎黃子孫失去了精神皈依和祭祖回歸的先祖家園。三皇五帝等華夏人文始祖的重要祭祀地,被認定在上古時期華夏氏族“天地人之中”、“中央邦國”,即“中國”核心發源地以外地區,缺失系統、客觀、科學的華夏文化理論解讀和上古社會實踐傳承的天象地形依據,且互爲抵觸,互不支撐,漏洞百出,也不被國內外華夏兒女、炎黃子孫和專家學者廣泛認同。
 
于是,上古華夏先民最早發源地“中國”和華夏子孫後世傳承地“中國”的關系之間,出現了曆史文化本末倒置的背離現象,華夏文明創世探索也陷入了撲朔迷離的失“中”狀態,以至于無法自拔,難以找回自我。
 
通過運用上古時期伏羲肇始太極陰陽“和合”的“中”文化觀念,對華夏曆史文明發源問題進行深入研究和系統論證,使我們對中國人文曆史産生和發展過程有了新的認識,開始把“中”看作是太極陰陽、四象、八卦和萬事萬物“和合”的本源、位置和狀態看待,形成了以華夏先民自然象形觀,即太極“和合”的“中”文化觀念爲理論核心,以華夏先民創世實踐論,即“天地人合一”于“天地人之中”爲象形定位的基本結論。
 
由此,上古時期華夏先民實現了自然象形觀與創世實踐論的有機統一,達到了太極“天地人合一”文化觀念與“天地人之中”象形定位的高度契合。而這種“統一”、“契合”的狀態,正是太極陰陽“和合”,即“中”文化和方位的本質表現形式。
 
我們對于太極陰陽“和合”,即“中”文化觀和創世論的理解,可簡單的從以下方面進行歸納、表述:
 
1、從太極陰陽八卦而言,“中”是陰陽和合的“太極”、“混沌”、“混淪(昆侖)”、“一”之位;
 
2、從古代哲學思想而言,“中”是道法自然、陰陽和合所運行的“中庸”、“中和”、“中正”、“中央”、“中國”之道;
 
3、從河圖洛書九宮圖而言,“中”是中宮、五數、太一和北鬥運轉所在的位置;
 
4、從天象地形人事方位而言,“中”是指“天之中”紫薇垣、“地之中”昆侖山、“人之中”伏羲開天辟地,肇始太極八卦之處,故“天地人合一”的位置被稱作“天地人之中”;
 
5、從華夏先民最早居住地而言,“中”是以伏羲爲首的三皇五帝共同居住、生活、繁衍和建都之地,也是華夏曆史文明、河圖洛書文化的最早發源地;
 
6、從人文始祖伏羲所劃九州而言,“中”是九州之一的中州,也稱冀州、豫州,也有河洲中央之義的方壺(方丈)、瀛洲、蓬萊等文化傳承;
 
7、從上古氏族發展而言,“中”是華夏氏族先民最早創建的“中央”、“中土”、“允執厥中”、“中央邦國”、“中央王國”、“中央之國”,即上古“中國”、“天地人之中”;
 
8、從中國最早的山丘而言,“中”是昆侖山(丘、台)、伏羲山、太嶽台、泰(太)山、軒轅丘(台)、北邙(芒)山等;
 
9、從中國最早的河流而言,“中”在河南荥陽荥澤東部的上古荥河(即江水),與兖水(即濟水)交彙分流形成的九個河洲流域。江水分支較多,也稱姜水、赤水、灉水、鴻(洪)溝、洪(鴻)水、浪蕩渠、浚儀渠、汳(汴)水等;濟水分支也多,又稱沇水、渷(奄、弇)水、姬水、黑水、玄(懸)水、沮(睢)水、翟(狄、白)溝、五丈河等;
 
10、從現代地理定位而言,“中”是陰陽“兩儀”合“一”于太極的開封“儀”地,春秋時期稱“儀”邑;是開封、封丘之間的“陽啓(開)陰封”、萬物複蘇的“一陽生”之地,夏代稱“陽城”(今禹王台),春秋時期稱“啓(開)封”;是“河出圖、洛出書”吉祥、太平、天符文化的傳承地,宋代稱作“祥符”。
 
用發源于中原的河洛文化,即先天八卦文化直白地說:“中”,就是伏羲“一畫開天”的太極“一”之位,是陰陽兩儀(二)“和合”的混沌、混淪、昆侖之位,是“天地人合一”的中央、中土、中和、中心、中正、中庸之位,即天地人之中。
 
近代以來的中國人,不知“中”者大有人在。造成這種狀況的主要原因,是三皇五帝共同居住地、建都地失傳的結果;是中國優秀傳統文化斷裂的結果;是近代、現代迷信曲解、誤導的結果。
 
如果可以用現代語言來表述,那麽“中”文化本是華夏先民進化到一定程度後,尤其是主觀意識形成以來,經過長期在大自然實踐所形成的、指導華夏先民開創中國人文曆史發展成果的自然象形觀和創世實踐論。“自然象形”,是指華夏氏族先民把客觀、世界、物質規律之“道”作爲效法的唯一對象;“創世實踐”,是指華夏氏族先民在客觀、世界、物質規律之“道”的指導下,開天辟地建設氏族“中央之國”,即“中國”的偉大曆史實踐和創新過程。
 
因此,伏羲等華夏先民肇始太極陰陽“和合”文化觀,就是“中”文化觀。那種將其與近代馬克思辯證唯物觀、現代毛澤東對立統一觀割裂開來的認識,甚至把太極陰陽“和合”文化觀,即“中”文化觀當作唯心觀和封建迷信而加以排斥的態度和行爲,都是對華夏先民自然象形觀和創世實踐論缺乏基本了解的結果,也是當代主觀唯心和迷信造成的錯誤結果。
 
我們毫不懷疑,當代表華夏先民世界觀和方法論的太極陰陽“和合”文化,即“中”文化複興之時,就是華夏民族的自然象形觀和創世實踐論重新用來指導中華民族走向尚和合、求大同,實現中國夢之時,也是中國先進的“和合”文化、“大同”思想引領世界各民族走向和合發展、共同進步、繁榮昌盛之時。
 
認真貫徹落實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迫切需要結合華夏曆史文明、“中”文化發源、傳承的客觀實際,深入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價值內涵,進一步激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生機與活力,著力構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體系。這是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的重大戰略任務,對于理清和傳承中華文脈,全面提升人民群衆文化認同感,維護中國文化安全,增強中國文化向心力和軟實力,推進中國哲學理論體系和國家治理制度和能力的現代化具有重要意義。
熱門資訊
更多+
真正的文化是人文文化
突破禁锢的傳統文化才能回歸人的教育
傳統經典能挽回幾許道德
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生生之學
文化名城建設需培養傳統閱讀習慣
非遺項目
更多+

非遺項目——剪布肖

非遺項目——剪纸

非遺項目——药食同源

非遺項目——孝亲太极

名師傳承
更多+

名師傳承——肖宇

名師傳承——张丽君